当长藤上结出了真正的金瓜必赢

是谁,用金属一再敲出木质的声音

曾 兴

有滋有味的生活多么需要品尝

教堂、钟声、霓虹和江水

冬阳装进圆鼓鼓的陶罐里

闪烁的城市,尖叫的汽车

如同一个早已知晓的结局

今早大雾

吵嚷着通过。夜晚的风拍打前额

城市长出高楼、学校、生态公园

有点儿拘谨,似乎在替他羞愧。

第八个太阳来自诗中,树枝啊,

一个个去粗取精 好脱俗啊

从田野走来的薯藤的孩子

一只野鹤

结 束

废墟上的瓜秧

我们的巢隐没于

当长藤上结出了真正的金瓜必赢。在车库门口,他猛然抬头

野鹤这个动作 我用手机

孤独,曾把白云的骨头根根敲碎

在记忆的断层中心摇摆不定

随便哪块破砖烂瓦动一下

淋湿了我花开花落的一年四季

微暗的街道;路灯恶作剧似地

像似在寻觅食物 又像在

都市里的乡村

读《金石录后序》。关心李清照再嫁

布谷,在城市的夜空鸣叫

但没有人会闭门推开窗前月

集美听海

当长藤上结出了真正的金瓜必赢。也留不住,一个执意远走明天的心

他靠近。她的密码是火山泥,

是你留言,辞别了人间,要我去命里的树叶中。

我,以及一些描写

黄葛树在城里扎根

史劲松

温 度

但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就是上帝了

它展开翅膀 想要飞进来

陶罐装在平展展的板车上

我的马 今晚又可以载着佳人穿城而过

菊花开。她在院子里,就像在乡下时一样,

树桩和乌鸦都取得平衡。

雁叫无声。只有三月的亮风

未来城

当长藤上结出了真正的金瓜

荒唐的幻觉。他感到恶心

一张口,村头的大樟树被吞了进去

他的四肢释放出凶猛的睡意。

一羽鸽子 穿越诗歌和钟声

映出星子的镜中,落下的茫茫。

有一缕秋风 今夜将从城中穿过

城市的风筝

花儿们,那稚嫩的小鼻孔

我宽恕了我的城 风的对岸

灵魂在边缘苏醒 毎条街道

一张口,田野飞舞的萤火虫也被吞了进去

她把椰果平放在银器中间,

简云斌

银色的果肉似乎追忆过什么。整齐的树桠,

夜 归

刀 客

人生谁不是彻夜孤行的旅者

埋在日子中的农历并不重要

那坚锐的骨头像飞天的雨

安庆,三月的菱湖

有洁癖,一天要洗很多次景物。空白的格子。

弯腰的悲痛,几乎是表演的。

那诱人的气息爬在罐口张望

就住在一条生烟起火的小巷

风的颜色在菱湖的裙摆底下

小废墟

一群拿着瓦刀、锯子、毛刷的人

停留在三峡移民纪念馆的窗前

阎 晋

她想到花蕾,想到一只完整的椰子。

活 路

张佳羽

在拆迁工地的废墟上蜿蜒

如此。如何。如同。我们相遇的时代——

忙了一天的人们懒得翻一个身

夏 维

夜长春

一张口,小孩和老人被吞了进去

千里万里,用心追着我飞

枯萎的土地在归来的雨水中

使整座城市哆嗦。转过几个街角

何真宗

栀子花 普惠大道上陌生人

我看见大地如纸,纸上的霜

复制:准确地把房间分割为星光。机器。南北。

用以保持苦涩与甜蜜的距离

为何被遗弃 抑或被特意安排

他的家站在自身的黑暗中

秋天 关闭了残荷留给她的窗口

明净得像个很工艺的流动城市雕像

白沙村只剩下河道上的风吹来吹去

多到足够覆盖这人间烟火

相对的是爱上他或者离开他。

如 果

一张口,年轻人被吞了进去

只听见高一声低一声的鸟叫

因为平面的红色静止下来,

进 城

“城”中何所有

不管你听起来是否觉得纠结

一半真。一半假。遇见流星,

龙 郁

甜蜜的纠缠,几乎是浪漫的。

光阴。夜晚。月河。一是万物的一,万物是一的万物。

本来我落在铜器里,随意地坐在那,

闪烁的城市

失去爱情,她仍旧有一半身体的野马。

情不自禁叫出我名字的星光

有微小的症结,名叫孤独。

他是想捕捉到三月的尾巴

在城市里 终于扎下了根

小寒三日。天地合,以雾霾相许一生

张 典

因为他或许是冒着热气的肠子

一段时光被释放 另一个

不远处,风爬上芦苇——

魏银龙

望了一会虽破败但仍高远的星空

他是她的儿子,是她唯一的情人。

奇异的梦

偶尔向雨水提及那个春夜,那次醉酒

排着队 红扑扑的 到罐里暖躺

被大雾笼罩着,如一个冷美人

陶罐烤红薯

唯工棚的灯陆续亮了……

城市的尽头,还有落叶的声音

他的大脑消化着一天的图像:

必赢,关于牙痛的记忆,一二个

重新猎获了取景器后的眼睛

抚摸她的碑帖,流离与白发

温暖的大树

一个人的季节穿过我的城

走一程 擦一遍陶罐的脸

试听,那江轮甲板上的欢呼声

领导突然阴沉的脸,蛮横的顾客

在这个黄昏开始掩门,吞下维C

在安庆,在三月的菱湖公园

这使他更为厌倦,他吁请

跌下来,在凸凹的地面嗅着

小 寒

在地下

剥花生,洗菜,喂金鱼——

满街的玫瑰唤不回一个醉鬼

像是祖先的亡灵不安地奔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